• 亲俄民兵击落了MH17?可能性不大 2019-07-22
  • 央行行长点赞“温州指数”呼吁正规金融提供更多服务 2019-07-22
  • 第一堂音频党课在一大会址开讲 超50万人在线收听 2019-07-21
  • 高分六号卫星发射 系首颗精准农业观测高分卫星 2019-07-18
  • [大笑]不然小萌们也发神经要去造飞船,是分给他们资源呢还是不分?分,肯定是竹篮打水,不分,又违背了分配原则。 2019-07-18
  • 忻州市两名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7-16
  • 首款PD-1肺癌免疫药物7个月获批,美国一年疗程售价百万 2019-07-15
  • 陈来:重构中国哲学传统 现代新儒家做出哪些努力 2019-07-15
  • 长城新媒体集团有限公司 采访设备采购公告 2019-07-13
  • 当端午假期遇上世界杯 体验式项目人气暴涨 2019-07-12
  • 人民日报金台锐评:让工作日志减负增效 2019-07-03
  • 古风音乐走红 用"流行味"唱出"中国风" 2019-07-01
  • 《新时代·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各地聚焦--甘肃频道--人民网 2019-06-28
  • 习近平时间携手共建生态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园 2019-06-26
  • 清明美食之刀鱼混沌  岁月沉淀的鲜 2019-06-26
  • 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广东好彩I > 玄幻小说 > 护妻狂魔 > 章节正文
    第一章
    《护妻狂魔》

        一吾一约/著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

        他们都不是好惹的,自带尖刺,负隅顽抗,而遇见彼此,即是劫数,亦是命数。

        .

        “刘姐,今儿来的都是什么人???排场这么大!”

        “呵,排场大不大的关你什么事!手脚麻利点,还不赶快去把那大厅打扫一下,等着经理下来挨批呢!”

        “哎哟!刘姐,您就告诉我吧,说完我马上就去,半刻也不耽误,求您咯!”

        苏薄把裤子提好,轻手轻脚的趴在门上小心翼翼的听着。

        “小样儿!你这小心思我会不知道?怕是看上人家了吧!你说说你们这些小姑娘一天天的想的尽是些好事,麻雀变凤凰这事还是少想点!不过我可告诉你,那人物你是攀不上的!S市姓骆的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

        “姓骆的?难道……是那个骆晖!妈??!诶……刘姐,你等着我,你说的是真的吗……喂……”

        骆晖!苏薄瞳孔放大,S市的那个骆晖!啧啧啧……可是个大人物,S市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年轻有为,拥有全球五百强的大公司,是个烫手的金芋头??!

        三十不到的人把风扬那么大的公司经营的有声有色,旗下的分公司更是数不其数。又天生生的一副好皮囊,每天娱乐花边,新闻各大头条都可以瞧见他的身影,出席各大场合,手拦各个名媛、模特,暧昧火花,摩擦不断,总是能给狗仔拍到各种有利的花边新闻,但又好像从未看他在哪个场合公开过关系。

        这样的男人像只老狐狸,在商场上阴狠手辣、叱咤风云,在情场上游刃有余、干净利索,啧啧……确实是很难攀上。

        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那两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苏薄手撑在大理石的洗手台上,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唏嘘。

        发丝凌乱,清一色的灰蓝色工作服,系着老式的发型,眼袋极重,脸色泛白,没有多余的钱去买个化妆品,素面朝天、不修边幅,白白浪费青春的资质。

        她把水龙头打开,哗啦哗啦的声响,捧着水猛地朝自己脸上砸去。

        她不甘心过着这样的日子……

        苏薄从小读书就不好。孤儿院里的孩子没有父母疼,没有兄弟姐妹爱。一个个的挣着抢着彼此手里少之又少的玩具、零食。

        可每当有人前来领取孩子的时候,装的一个比一个乖巧,一个比一个懂事,打扮的干干净净的,嘴巴像抹了蜜一样叫着那些陌生的男人女人爸爸妈妈。

        这样的童年是属于苏薄的,可又不是。

        她骨子里莫名的有股尊严,或许是当时年级小,就会摆出一副自己与那些俗人不一样的态度。她知道自己有亲身父母,凭什么要喊他人爸爸妈妈,这不公平!所以一有人来的时候,当别人穿着干净漂亮的衣服排成一队时,苏薄会照旧坐在石阶上,翘着二郎腿,一身脏兮兮的舔着手里的棒棒糖,脸扭在一边,大有不屑一顾的意思。

        这样的孩子自然不讨喜,所以当和她一起来的孩子都被一个个的临走时,苏薄还在孤儿院,当那些孩子都有学上时,她还在孤儿院。

        岁月无情,她就待在孤儿院足足十年。

        有一年孤儿院搬迁,许是院长觉着人口多,粮食不够吃,连夜就挑了几个乖巧的孩子跑了,等到次日天光乍破,苏薄起身才发觉整个孤儿院只剩下她和三个被抛弃下来的孤儿。

        他们又被人再次抛弃了。

        二十四岁的苏薄没上过大学,只有做着最苦、最累的差事。上个月她好不容易在这家大酒店找到了工作,虽说工资少点,但包吃包住,倒是省下了不少的一笔。

        可S市这样的繁华洋场,单是这样远远不够,因此她在酒店打两份工,白天站门,晚上端菜,每天都会忙到凌晨,休息时间只有几个小时后,但工资是上去了,足够养得活自己。

        可是,做一辈子的服务员,不可能,她也不想。

        ……

        ……她……二十四岁……

        二十四岁拥有什么?青春、美丽、活力、还有……身体。

        对!身体……

        她很干净。

        由于没有什么好学历,苏薄自从懂事开始,就每天为金钱奔波,根本没有时间去谈恋爱,她每天蓬头垢面,不修边幅,也没哪个男人愿意瞧上她。所以二十四岁的苏薄唯一能有的,能赌的,大抵就只有清白之躯了。

        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反正那个时候的苏薄有股孤注一掷、破釜沉舟的架势。

        从苏薄懂得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开始,她就对自己说:“没关系,只要是能够解决你温饱的问题,低低头,弯弯膝盖,躬躬背,这些都不是问题,这些都可以?!?

        机会就只有这么一次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她从来没有昂首挺胸的走过路,吃的是饭店的残羹剩饭,穿的是大甩卖的二手衣服,住在逼仄潮湿的大合租房子里,一个人,孤独的,活着。

        她受够了!

        “咔嗒”一声轻响,苏薄整理好着装从厕所里出来。长长的走廊静谧幽暗,高跟鞋踩在大理石上发出短暂且有节奏的声音。

        晚上十点,苏薄在换衣间换上了桃红色的旗袍,梳着的丸子头被她解开,墨黑的秀发如瀑布般一泻千里,贝齿咬着两个皮筋,她对着穿衣镜仔细的在头上扎了乌黑小巧的双环髻,然后在用饭店发的桃木发簪轻轻的插|进发丝间,她又换上了小巧的圆头红皮鞋,然后仔细的在镜子面前整理。

        鸿龙饭店向来以古色古香在S市享有名誉,工作服一直以旗袍为主要特色。苏薄的工作有两个,一个是早班的站台,另一个是服务员。

        但叉确实是开的太高了,苏薄总是时不时的缝上一点点,但今天,她直接用剪刀将其剪开,直接开到大腿。

        她本属于南方人,但个子比一般女生高,一米六七的个子外加上太瘦,反而显得腿长,隐匿在红色旗袍里若隐若现的白皙大长腿实在是让人血脉喷张。再加上略施粉黛,抹了一点饭店发的劣质水粉和一点胭脂口红,到真像是明国时期的红颜祸水,一瞥一笑皆勾人。

        她满意的扬了扬唇角,轻轻的拨了拨额前的碎发,推开门离开。

        或许是她今天盛装打扮,走在长廊上有好几个同事盯着她,有些惊?。骸坝?,苏薄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漂亮!用的什么化妆品?今天看你挺高兴的??!”

        她掩嘴微笑:“哪有,我就是今天擦了一点粉,没有那么夸张啦,不说了,我先去送菜了,不然客人等急了就不好了,回头再聊?!?

        “好嘞!”

        她专门打听了骆晖所在的包间,急急拦住马上推开门的小刘:“小刘,经理说让你今天赶快回家,说是你家里面出了事?!?

        小刘是个才高中毕业的女孩子,心思单纯,听见苏薄说的,顿时不容置疑,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情:“那……我……”

        “你不用担心,今天我来帮你顶着下次你在帮我顶一次不就行了嘛!”

        小刘感动的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连忙道谢,把菜递给苏?。骸靶恍凰战憬?,等我回来一定好好报答你!”

        苏薄微笑:“没事,你快去吧,注意安全?!?

        “好!”

        待小刘走远后,苏薄才收回眼神,她真是说谎话不打草稿,可是……没办法……

        她调整了呼吸,然后毫不迟疑的推门进入。

        包间里富丽堂皇,人声嘈杂,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酒精味,酩酊大醉的众人神志不清,一副勾肩搭背、胡乱说话的模样,十分失态。

        离苏薄最近的是某地产大亨,形象富态,满脸通红,肥肉纵横,他打出了一个特别长的嗝,苏薄不容置否的微微蹙眉。

        他肥大的双手满带金戒,闪闪发亮,粗短脖子上还带着一挑俗不可耐的金项链,全身上下都好想在说着“爷有钱”的暴发户气质。

        苏薄放菜时要微微弯着腰,反而显得贴身的旗袍线条流畅,身材完美。

        暴发户用力一吸,淡淡的薄荷香气混杂着香水,实在让人心猿意马,他咧嘴淫|笑,牙齿缝里的菜叶苍翠欲滴,咸猪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小蛮腰:“哟,美女身材挺好的??!”

        苏薄全身一僵,不动声色的往一旁挪了一步,她有点……怕了……

        毕竟她没干过这么倒贴的事,说的更难听点,她是在卖……

        可是,张哥还在等她呢……

        “怎么了?吓着了?”暴发户哈哈大笑,“你们老板难道没有教过你们嘛?顾客就是上帝,来来来,陪我们哥几个喝一杯!”

        “对啊对啊,美女,来来来……”

        “怎么不动了?老王,你看看你把人家小姑娘可吓坏了!”

        “嘿嘿……老子又不是不给钱!小妞,有男人没?要不跟哥哥,给你买好吃的,好喝的,要啥哥给你!”

        “哈哈……你他妈有老婆的人??!还敢调戏人小姑娘,做你妈的春秋大梦吧!来来来,小姑娘,看看哥哥咋样,跟哥哥吧!睡一晚多少???”

        “你他妈也不是好货!”

        “嘿嘿……”

        ……

        起哄声此极彼伏,越来越大,苏薄用余光扫了一眼四周,目光停顿在一个角落。

        黑暗的一隅,那个男人全身都笼罩在阴影里,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场,于喧嚣独立,眼睛泛着冷冷的寒光。两人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空气仅一瞬的凝固,苏薄听到自己不大不小的声音说:

        “要睡的话我也只陪他睡!”

        四下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骆晖握着高脚杯的手一顿,下一秒便淡定自如的将酒杯移至唇角,轻抿一口,如稠黑般夜色的眸子带着些许笑意,空气停滞,他的声音如蛊惑般幽幽响起:“呵,真大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护妻狂魔小说   护妻狂魔全文阅读  
  • 亲俄民兵击落了MH17?可能性不大 2019-07-22
  • 央行行长点赞“温州指数”呼吁正规金融提供更多服务 2019-07-22
  • 第一堂音频党课在一大会址开讲 超50万人在线收听 2019-07-21
  • 高分六号卫星发射 系首颗精准农业观测高分卫星 2019-07-18
  • [大笑]不然小萌们也发神经要去造飞船,是分给他们资源呢还是不分?分,肯定是竹篮打水,不分,又违背了分配原则。 2019-07-18
  • 忻州市两名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7-16
  • 首款PD-1肺癌免疫药物7个月获批,美国一年疗程售价百万 2019-07-15
  • 陈来:重构中国哲学传统 现代新儒家做出哪些努力 2019-07-15
  • 长城新媒体集团有限公司 采访设备采购公告 2019-07-13
  • 当端午假期遇上世界杯 体验式项目人气暴涨 2019-07-12
  • 人民日报金台锐评:让工作日志减负增效 2019-07-03
  • 古风音乐走红 用"流行味"唱出"中国风" 2019-07-01
  • 《新时代·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各地聚焦--甘肃频道--人民网 2019-06-28
  • 习近平时间携手共建生态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园 2019-06-26
  • 清明美食之刀鱼混沌  岁月沉淀的鲜 2019-06-26
  • 历年体育彩票销售额 3d开机号近10期号数据 安徽时时彩遗漏 14场胜负彩单式投注 虎扑足球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 福彩牛彩网3d2019年280期断组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啊 福利彩票南粤36选7 双色球红球加减发 海南七星彩票论坛 老时时彩怎么出豹子 中国福彩网app 高频彩追号 中国福利彩票投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