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俄民兵击落了MH17?可能性不大 2019-07-22
  • 央行行长点赞“温州指数”呼吁正规金融提供更多服务 2019-07-22
  • 第一堂音频党课在一大会址开讲 超50万人在线收听 2019-07-21
  • 高分六号卫星发射 系首颗精准农业观测高分卫星 2019-07-18
  • [大笑]不然小萌们也发神经要去造飞船,是分给他们资源呢还是不分?分,肯定是竹篮打水,不分,又违背了分配原则。 2019-07-18
  • 忻州市两名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7-16
  • 首款PD-1肺癌免疫药物7个月获批,美国一年疗程售价百万 2019-07-15
  • 陈来:重构中国哲学传统 现代新儒家做出哪些努力 2019-07-15
  • 长城新媒体集团有限公司 采访设备采购公告 2019-07-13
  • 当端午假期遇上世界杯 体验式项目人气暴涨 2019-07-12
  • 人民日报金台锐评:让工作日志减负增效 2019-07-03
  • 古风音乐走红 用"流行味"唱出"中国风" 2019-07-01
  • 《新时代·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各地聚焦--甘肃频道--人民网 2019-06-28
  • 习近平时间携手共建生态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园 2019-06-26
  • 清明美食之刀鱼混沌  岁月沉淀的鲜 2019-06-26
  • 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广东好彩I > 穿越小说 > 歧路三部曲 > 章节正文
    第七十七章
    这或许是她射过的最近的一箭。

        也正因为如此,绝无不命中要害的道理。

        箭头,甚至半截箭杆都深深没入了那贼兵的太阳穴,而在刺入的那一刻,那厮还在扭头和旁边的某位仁兄争吵有关领赏的事宜。

        他们没想到会被攻击,因此他们根本来不及防御。在猎弓第二箭上弦的同时,五雷击妖棍也喷出了灼热的铁砂。

        火器的轰鸣,硝烟的弥散盖住了小弓的轻响,却不能掩盖它的威力。有两个贼兵被霰弹击中,径直翻了下去,而另一个则被毒箭刺伤,强化乌头的威力迅速顺着血液扩散,失去力气的躯体消失在江水之中。

        对手的数量从十一变成了七,而在第二轮攻击之后,变成了三,至于第三轮攻击……毋宁说是捕捉更确切些。

        “不许跑,谁跑就让谁死!”女猎手的声音充满威严,而目睹同伴落花流水的事实更增加了这种压力。

        不要说那个箭法通神的少女,也不要说那个手持喷火拐杖的秀才,哪怕是五岁小女孩手中的柔弓细箭都可以轻易取人性命……这不是他们所能对抗的力量,三个贼兵缩头缩脑不知所措,不敢跑,也不敢接近。

        “姑奶奶,饶命!”

        “姑奶奶,我上有老下有小,活的不容易啊……”

        “姑奶奶,你……你老人家究竟要干啥?”

        “哎呀妈呀,没想到你们这么不禁打,夺命梨花揍都没用上,不过降驴十八枪之编外:驴氏捆法还没浪费……”女猎手摸出一根黑不溜秋的粗绳,“配合我们一下,你们死不了的!”

        巨舟“混江龙”上游方向,血水间。

        这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杀戮盛宴。

        西门戎想起了鲨鱼,没错,这帮子人确实如同鲨入鱼群般拥有压倒性的威势。尽管剩下的十六个西兵在数量上占优,却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击。分割、杀戮、追击,惨叫声不绝于耳,那十六条性命本身,除了把这片江水染的更加鲜红外,并没有别的意义。

        胖侠只来得及用鱼叉摆平一个,不是打不过,而是其他人动手太快,根本不给他发挥的机会,而强中更有强中手,在救助西门戎的六个援兵中,那个双持三尖分水刺,二十出头的青年一个人消灭了七个西兵!如果说西门戎是胖青蛙级别,援兵中五个是鲨鱼级别,那么这位简直就是蛟龙……不,应该是比蛟龙更生猛的东西!

        “在下西门戎,江湖人称‘炮将’,谢诸位救命之恩!那位仁兄,你是带头大哥吧,水中功夫真好,简直就像……上龙!

        “不敢当,不敢当!”那青年在水中做了个揖,“在下陶华玉,江湖人称‘出洞蛟’,在军中并无职位,区区一斥候而已!能否问一下,你刚才说我功夫像什么龙来着?”

        “我说你在水中打斗的架势如同上龙!这个上龙呢,是一种海生的古代龙类,泰西人管它叫匹里欧扫罗斯(),此龙身长六丈,以鱼龙为食,有统御水族之威,有翻江倒海之能……”

        西门戎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古生物学知识,五个明兵听的晕晕的,陶华玉则十分感动:“多少年了,终于有人用大型猛兽形容我了,终于有人不喊我‘桃花鱼’了!不过……不过上龙这名字似乎太过夸张,你还是呼我‘出洞蛟’比较好……”

        “恭敬不如从命,出洞蛟大哥,”炮将看着这一片渐消于江水中的血红,“这边应该算是k.o了吧,我们赶快去接应春哥等人……”

        “西门老弟不用担心,这次潜过翟逆船队的包括我在内有十四人,另外八个是去?;ど窕壬跤来?、百步穿杨女石燕还有那个小姑娘了……能否问一下,你方才是用什么东西炸的船,威力好像很大……”

        “那东西啊,就是黑火药,加上一些按照师父遗作制造的烈焰燃雷,可惜不是纯的烈焰燃雷,否则就算这该死的巨舟有隔水舱,也沉定了……”

        果然有关“三杰”的传言是真实的,这个西门戎,对于石柱明军收复重庆来说果然是无价之宝……陶华玉正想着,突然一个战友叫了起来:“岸上……岸上居然有那么多……”

        西门戎也大吃一惊:重庆江面的南北两侧,被密密麻麻的火把照的通亮,看这样子,北边的西兵估计有七八百,而南边至少有一千多……

        “奶奶个熊的,这帮人要是有炮的话,火力范围足以覆盖整个江面??!”

        “就算不用炮也一样麻烦……”陶华玉忧心忡忡,“你看那边,分明有更多的小船向‘混江龙’输送兵力,这样下去,李大哥和于二哥危险啊……”

        “奶奶个熊的,”西门戎早已按捺不住,“我们赶紧去和春哥等人汇合,然后……一起杀到那巨舟……什么混江龙上去!”

        巨舟“混江龙”下游端,正面交战现场。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李占春和于大海你们两个小畜生,当初在码头交手的时候就想收拾你们了,从前你们能跑,而这次,你们可真是跑不掉了……”

        翟千总笑着,笑的放肆,笑的开心,这种笑并非自大的表现,因为他确实有笑的资本。

        这次来袭的明军不超过五百人,在数量上处于劣势,而且没有大炮和巨舟。李占春和于大海年轻气盛,手下的兵丁也都是打起来不要命的,所以若较量起来,鹿死谁手很难说。但这年头打仗打的好,不如靠山找的好,李、于二人的上司曾英的战法十分诡异,素有幽魂之称,这次又不知道游荡到哪里去了,而翟洪的上司刘廷举,可是实实在在地在岸边助战,并且不断派援兵过来。

        此战的明军好似锐矛,是役的西军犹如坚盾。矛确实在第一时间刺入了盾,却发现拔不出来,而无数的蚂蚁正啃食着矛杆,而矛头就算是钢筋铁骨,也注定无法摆脱被吞没的厄运!

        翟洪对自己的战术非常有信心,以至于一度忘记了对西门戎等人的追捕,他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欣赏那些刚开始还如狼似虎的明兵一个个力竭血尽,颓然而倒,至于这个过程中死了多少大西军的兵丁,他是不介意的!

        兵是兵,将是将!虽然都是打仗的,本质却完全不同。这年头,别的不多,吃不上饭要当兵的穷鬼还不是一抓一大把?尤其在大西王入川以后,这样的兵源更多了!除了那保卫自己性命的亲兵“八大金刚”损失起来有些心疼外,其余的无非是我翟某人升官发财的炮灰棋子而已,至于阵亡兵丁是陈纁的旧部,还是大西王带来的,以及新入伍的……没有区别,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嘛……

        依靠桨手的划动,庞大的“混江龙”稳稳地保持在江面正中,而那些被轰碎的船骸,以及人的尸骨,正随着江水渐渐漂流下去,虽然依然有相当数量的明兵爬上甲板,继续冲击着翟千总的阵型,于大海和李占春身边都倒着几十具尸体,但那只是困兽犹斗……胜利,属于他的胜利,正慢慢走来。

        “禀报千总大人,”那个腿快的传令兵又跑进来了,“竹筏上的王永春、石燕等人,已被我军包围……”

        “干的好!”翟洪沉浸在喜悦之中,过了几秒才察觉不对劲儿,“为何只是包围,不是抓捕?”

        “这个……因为他们手上有人质啊……”

        原来竹筏上的人奸诈无比,先诈死,再伏击,转瞬之间把去收尸的十一个兵丁杀掉八个,剩下三个则被石燕用绳子绑起来挡在盾牌前面,那头发支支棱棱的疯女还喊什么“放我们过去,放我们过去就留得他们的命,否则我就用降驴十八枪之第十七式驴肉串烧把三个都做了!”云云。

        “胆小鬼,怕什么!”翟千总两眼一瞪,“多派些人手,把那三个被俘的废物和竹筏上的人一起杀了,记着把后者的尸体带回来!”

        “千总英明,不过这个……不太好办啊?!?

        “有什么不好办的,不就杀几个人么?他们不敢杀,我就杀了你!”

        “小人皮贱肉糙血脏,杀了我脏了千总大人的刀……其实……其实是这样的,那些兵都是本地人,很多都是乡里乡亲的,所以不好动手,还有……疯女、书生就不说了,连那五岁的小闺女都能夺人性命,兵丁们都有些害怕……也不敢上前……”

        “胆小鬼,一群废物……”翟洪骂了很多句,然后拿出二十两银子,“这样吧,你把这钱带过去,谁杀了那群混蛋,就把钱赏给谁!”

        “千总英明!千总英明!”

        “等等,”翟洪突然想起这银子本来是给捉西门戎的那些兵丁的赏钱,“那二十个废物下去这么久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千总大人,我看那群人是回不来了……从上游漂下来很多血水,还有兵丁的死尸,就是不见死胖子的身影……我看,说不定那死胖子把二十人都做了……”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巨舟“混江龙”右前侧,小船重围内。

        “永春你看,我这招管用吧,”石燕十分乐观,表情如梨花般灿烂,“那群家伙在怎么坏,也是人,我们用三个俘虏当‘肉盾’,这么多坏蛋就围着我们,不敢射击了……”

        “燕子啊,”王永春还是一副悲观的苦瓜脸,“吾觉得……吾等依然命悬一线,如看那群贼兵虽然不敢进攻,但是……怎么就越围越多呢?”

        永春说的没错……方才这周围的小船还在和下游来的船队(石燕猜是官兵)交战,而现在似乎战场已经集中到巨舟后半侧,而小船,越来越多的小船,把竹筏围了个水泄不通……

        “爹,娘,”小女孩好久才从毒箭杀人的心理阴影中摆脱出来,“水下还有人,妮子好像看到他们偷偷换气……”

        “乖妮子说的对,”女猎手想起方才那“深渊之声”,“哎呀妈呀,永春你也太迟钝了吧,你不会没感觉到这底下还有人?”

        “嘘……”瘦秀才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吾当然知道深水有善游之士,而且似乎越来越多,然则……若他们是贼兵,吾等早已葬身江水,故他们必然是援兵……莫要声张,莫要让贼兵知道,给他们一个机会……”

        王永春话音未落,从巨舟方向就传来了声音:“……千总大人说了,不要管那些被俘的家伙,只管杀,只管杀,杀了就有赏钱,这可是白花花的银钱啊……”

        一个传令兵模样的家伙拎着一个口袋,从小舟排成的“桥”上一路走过来。此人似乎觉得走的越近,对兵丁的鼓动越大,但本身又忌惮于竹筏上那三个瞬秒八人的“高手”,在船之间约两尺宽的一个间隙前踌躇了有一会儿,才下定决心跳过来。

        但是……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歧路三部曲小说   歧路三部曲全文阅读  
  • 亲俄民兵击落了MH17?可能性不大 2019-07-22
  • 央行行长点赞“温州指数”呼吁正规金融提供更多服务 2019-07-22
  • 第一堂音频党课在一大会址开讲 超50万人在线收听 2019-07-21
  • 高分六号卫星发射 系首颗精准农业观测高分卫星 2019-07-18
  • [大笑]不然小萌们也发神经要去造飞船,是分给他们资源呢还是不分?分,肯定是竹篮打水,不分,又违背了分配原则。 2019-07-18
  • 忻州市两名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7-16
  • 首款PD-1肺癌免疫药物7个月获批,美国一年疗程售价百万 2019-07-15
  • 陈来:重构中国哲学传统 现代新儒家做出哪些努力 2019-07-15
  • 长城新媒体集团有限公司 采访设备采购公告 2019-07-13
  • 当端午假期遇上世界杯 体验式项目人气暴涨 2019-07-12
  • 人民日报金台锐评:让工作日志减负增效 2019-07-03
  • 古风音乐走红 用"流行味"唱出"中国风" 2019-07-01
  • 《新时代·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各地聚焦--甘肃频道--人民网 2019-06-28
  • 习近平时间携手共建生态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园 2019-06-26
  • 清明美食之刀鱼混沌  岁月沉淀的鲜 2019-06-26
  • 羽毛球香港公开赛女单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 福建31选7中几个有奖 江苏十一选五任三推荐 排列三走势图专业版 双色球胆拖投注表图 陕西十一选五今日开奖结果 16044期61开奖号码 新疆时时彩乐彩 赛马会资料大全全年 体彩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4887鉄算盘四肖中特管家婆 秒速飞艇发行 福彩3d组三中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