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忻州市两名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7-16
  • 首款PD-1肺癌免疫药物7个月获批,美国一年疗程售价百万 2019-07-15
  • 陈来:重构中国哲学传统 现代新儒家做出哪些努力 2019-07-15
  • 长城新媒体集团有限公司 采访设备采购公告 2019-07-13
  • 当端午假期遇上世界杯 体验式项目人气暴涨 2019-07-12
  • 人民日报金台锐评:让工作日志减负增效 2019-07-03
  • 古风音乐走红 用"流行味"唱出"中国风" 2019-07-01
  • 《新时代·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各地聚焦--甘肃频道--人民网 2019-06-28
  • 习近平时间携手共建生态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园 2019-06-26
  • 清明美食之刀鱼混沌  岁月沉淀的鲜 2019-06-26
  • 中东部高温降雨齐上阵 长江中下游多省份有暴雨 2019-06-25
  • 大心脏!C罗戴帽 葡萄牙绝平西班牙 2019-06-24
  • 探索日本静冈茶园转型发展 2019-06-24
  • 共产主义社会,马克思主义对未来的科学预测。对于共产党人来说,是自己的信仰,对于相信这种科学预测者来说,是一种价值追求。至于未来的共产主义实行什么样的分配方式,马 2019-06-23
  • 靠拢美国失算!国内突然大乱,越南内部冲突升级,民众苦不堪言 2019-06-23
  • 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广东好彩I > 穿越小说 > 农家娇宠:猎户相公,来种田 > 章节正文
    作品正文卷第五十八章两个惹媳妇生气的男人
    郭承翎皱了皱眉,想说什么,但看到林小婉的神情,只得无奈的应了声好。

        林振不知道去了哪里,林小婉给他留了门,就去了刘氏屋里。

        屋子里还亮着灯,刘氏坐在灯下,手里握着绣花针和帕子,低头出神,楞楞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小婉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她叹了口气,自然知道刘氏为什么发呆。

        怕吓到刘氏,不小心再扎破了手指,她就没出声。

        慢慢走过去在刘氏身前站定,把她手里的东西都接过来放下,叫了声“娘”。

        刘氏这才回过神来。

        林小婉不问她刚刚为什么出神,只柔声道:“时候不早了,别绣了,大晚上的再熬坏了眼睛。我去给您打盆水,洗洗脚就该睡了?!?

        刘氏欣慰地拉过女儿的手,林小婉顺着她的力度坐下来。

        “不急,你再陪娘说会儿话?!?

        “好,那小婉就再陪娘坐会儿?!?

        刘氏慈爱的摸摸女儿的头发,眼神温柔,

        “真快啊,一晃神儿,我的婉婉都是大姑娘了。娘还记得小时候你跟在娘屁股后面,像个小尾巴一样,一转眼,你就变成了别人家的了?!?

        林小婉佯装“嗔怒”,抱着娘亲的手臂对刘氏噘着嘴撒娇,“娘说什么呢?难道嫁了人娘就不疼婉婉了?还是说娘觉得婉婉长大了就不是您的贴心小棉袄了?”

        “你啊,”刘氏笑着点了下女儿的头,“在娘眼里,你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屁孩儿?!?

        林小婉傲娇地“哼”了一声。

        刘氏摸着女儿的手,怀念地说,“我记得你小时候胆子还特别大,跟个男孩子一样到处野。你爹说你,你还跟他犟。后来长大了胆子反而越来越小,受了欺负也不会跟我和你爹告状。有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愿意对娘说?!?

        林小婉也想起了原身记忆里以前的那些事……

        小的时候林小婉还是挺开朗活泼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嘛,什么都敢去尝试。

        周氏那时候也忙,没时间管她。

        记忆里,那是原身最快乐的时光,无忧无虑,也没有被人欺压。

        等再大点,大伯娘和漂亮的堂姐回来之后,这种生活就再也没有过了。

        随之而来的,是堂姐和大伯娘的谩骂以及林小蝶背地里抢夺她东西,还打她的痛苦。

        刚开始,她还会和刘氏告状,刘氏也护着女儿,可她不如李氏牙尖嘴利,也不如李氏和林小蝶在周氏面前说得上话,每次都无功而返。

        每次告完状,第二天,林小蝶就会加倍的打她,骂她,周氏看她的眼神也一天比一天厌恶。

        她和林小蝶闹了什么矛盾,不管谁对谁错,周氏第一个打骂的,肯定是她。

        久而久之,原身的性格在这种环境下越来越怯懦,也越来越胆小,沉默寡言,甚至对着自己的亲生父母,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因为她知道,即便说了,也没什么用,刘氏根本护不住她。

        而她会喜欢顾子游,是因为顾子游是唯一一个在林小蝶欺负她的时候,帮她出头的人。

        这一点点的善意,成了林小婉生命里唯一的光亮,她不顾一起的去追逐这抹光,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回过神,林小婉不由为原身的悲惨遭遇叹息。她虽然是个孤儿,但她有疼爱她的院长妈妈,也有一群相依为命的小伙伴,即便过得贫苦了些,但仍然是幸福的。

        刘氏看着女儿,眼睛止不住地湿润。

        林小婉也心情复杂,她知道刘氏是爱原身的,这种爱延续到她这里,作不了假。

        但原身的性格和结局,也都有刘氏和林振的粗心大意和对女儿的不够关心在里面。

        她不能去埋怨刘氏,不知者不罪,刘氏也是力不从心。

        想清楚这一点,她就不再纠结了。

        只希望原来的林小婉下辈子能好人有好报,投个好胎,生在一户家庭幸福的人家,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吧。

        抱着刘氏的腰,埋在母亲怀里,林小婉如是想到。

        林振和妻女大吵一架,气愤难当,摔门而出,一直走到村边才停下来。

        他还指望着刘氏和女儿能冷静下来,好好反思自己的罪过,再来找他。

        谁知道在外面待到天黑透了,村子里的灯都熄了,也没见刘氏和林小婉的人影儿。

        晚上温度降下来,林振穿的还是干活儿时候的衣服,单薄又透风,这会儿身上都凉嗖嗖的。

        干了一下午体力活儿,肚子早就唱了空城计,又冷又饿。

        他咬着牙在原地又等了会儿,到底抬脚摸黑自己回去了。

        开了院门,院子里黑漆漆的,一点光亮都没有。

        林振咬咬牙,刘氏看来是睡了,没等他,这让他心里又是一阵气闷。

        憋着气关上院门,先去灶房把锅碗瓢盆翻了个遍找到刘氏给他留的饭三口两口吃了,抹抹嘴巴,心里才舒坦了点。

        一边舀水刷碗一边嘀咕道:“算她有良心,还知道给我留饭?!?

        又在院子里洗了把脸,湿着手就往他和刘氏住的厢房去了。

        到了门口,推了一下,没推开。

        林振不信邪,又推了一下,还是没开。

        他愣了一下,不敢相信的抓住门棱使劲儿推了两下,屋门仍然紧闭,纹丝不动。

        林振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可大半夜的,他也不好大喊大叫,只能憋着火气进了郭承翎住的那屋。

        郭承翎白天睡了一觉,晚上并不很困,林振回来时候他就醒了。

        等林振一进门,就听见他悠悠的说了一句,“婉婉跟娘睡了,她说今晚您跟我睡一个屋?!?

        猛的听见人说话,把林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是谁之后,他有些不耐烦的应了一声。

        走过来坐在床边,也不点灯。摸黑就开始脱外面的衣服。

        “爹,你是惹娘生气了才被赶出来的吗?”

        林振解扣子的手一顿,被女婿拆穿让他有些挂不住,好在没点灯,郭承翎看不见他的表情。他一边解扣子,一边恶声恶气地训斥道:“睡你的觉!没事儿别老瞎操心别人?!?

        “唔。那肯定是吵架了?!?

        林振又是一顿,“嘿,我说你来劲……”

        “我也惹婉婉生气了?!?

        林振:“……”

        两个惹了媳妇生气的男人在黑暗里面面相觑。

        林振最终忍住了打听女儿女婿八卦的心情,他觉得如果他开了这个口,女婿肯定也会问他,这种交换还是算了。

        他快速的脱掉外面的衣服,往床里一躺,拉过被子闭上眼睛。

        “睡觉!”

        林小婉一夜好眠,但其他人就不如她那样没心没肺了。

        早上起来之后,除了林小婉,剩下三人都有些无精打采的。

        刘氏和林振差不多前后脚出得屋门,两人各自生气,谁也没理谁,都阴沉着着脸。

        刘氏去灶房做饭,林振洗了把脸提着担子去挑水。

        早饭做的面糊糊,烙了几张发面饼子,又拌了一碟拍黄瓜。

        饭桌上三人都没说话,静默无声的吃完了这顿饭。

        吃罢饭,林振要去县里问野猪的事。刚刚在饭桌上,他突然想开了。

        他一个大男人,跟自己老婆孩子较什么劲啊,不就是低个头服个软的事儿嘛。

        因此临出门前,他还特意到母女两人面前绕了一圈,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你们有什么想买的,我帮你们捎回来?!?

        他既然开了口,林小婉就不客气了,说了几种自己要的药材,让他帮忙带回来。

        刘氏冷着脸坐在一边绣自己的帕子,眼神都不分给他一个。

        林振偷偷瞄了好几眼,见妻子脸都不露,明显是还没消气,只能失望的走了。

        林小婉把昨天两人带回来的药材趁着天好,找个地方晾起来,又去了郭承翎那。

        郭承翎的伤口已经有愈合的趋势了,没有发炎感染,小伤口大部分都结痂了。只有背上的还没结完全。

        林小婉看了一遍,没什么大问题,就给他把衣服放下来了。

        郭承翎打媳妇进来就眼巴巴的看着她,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林小婉故意装作看不见,其实心里已经要笑出来了。

        见她要走,男人连忙拉住人手腕。

        委屈的叫了一声“婉婉”,林小婉果然停下来。

        有了开头,后面就更顺理成章了,男人无师自通地把什么“媳妇”“娘子”“好妹妹”喊了个遍。

        林小婉听到“好妹妹”的时候恨不得堵住这厮的嘴,耳尖不受控制的发烫,忍不住回想起男人床笫之间耳鬓厮磨时哑着嗓子叫她的样子。

        郭承翎见计谋得逞,愈发不要脸,直接伸手环住人腰,把脸埋在人怀里,用头去蹭媳妇的小腹。

        林小婉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泄气的伸出手揉乱男人的头发,没好气道:“干嘛?昨天不是很凶吗?”

        郭承翎认错态度极为良好,立马低头道歉。

        “昨天是我不对,不该对你发脾气,对不起婉婉,你原谅我好吗?”

        林小婉哼了一声,斜眼看他,“你说原谅你我就原谅你,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我不要面子的嘛,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农家娇宠:猎户相公,来种田小说   农家娇宠:猎户相公,来种田全文阅读  
  • 忻州市两名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7-16
  • 首款PD-1肺癌免疫药物7个月获批,美国一年疗程售价百万 2019-07-15
  • 陈来:重构中国哲学传统 现代新儒家做出哪些努力 2019-07-15
  • 长城新媒体集团有限公司 采访设备采购公告 2019-07-13
  • 当端午假期遇上世界杯 体验式项目人气暴涨 2019-07-12
  • 人民日报金台锐评:让工作日志减负增效 2019-07-03
  • 古风音乐走红 用"流行味"唱出"中国风" 2019-07-01
  • 《新时代·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各地聚焦--甘肃频道--人民网 2019-06-28
  • 习近平时间携手共建生态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园 2019-06-26
  • 清明美食之刀鱼混沌  岁月沉淀的鲜 2019-06-26
  • 中东部高温降雨齐上阵 长江中下游多省份有暴雨 2019-06-25
  • 大心脏!C罗戴帽 葡萄牙绝平西班牙 2019-06-24
  • 探索日本静冈茶园转型发展 2019-06-24
  • 共产主义社会,马克思主义对未来的科学预测。对于共产党人来说,是自己的信仰,对于相信这种科学预测者来说,是一种价值追求。至于未来的共产主义实行什么样的分配方式,马 2019-06-23
  • 靠拢美国失算!国内突然大乱,越南内部冲突升级,民众苦不堪言 2019-06-23
  • 山西快乐10分即时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曾道人二肖中特图 内蒙古11选5的开奖结果走势图 超级大乐透后杀号技巧 河北快三开奖走势图今天 篮球比分牌设计 双色球近200)期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全 昨天的福彩3d的号码是什么 排列3走势图表 内蒙古快三号码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 正版一码中特资料 年期香港六合彩